banner1
法官说法:从《欢喜颂2》看抛弃罪-西部网 陕西消息网
2017-06-08 16:4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消息背景

  热播剧《欢喜颂2》中,樊胜美不务正业的哥哥和嫂子为了向樊胜美要钱,将瘫痪卧床的父亲丢到了樊胜美的男朋友王柏川父母家,令王家手足无措。曲筱绡带人找到樊胜美哥哥,说他这种行为涉嫌遗弃罪和虐待罪,是要坐牢的。事实生活中,这样的行为在法律上是如何认定的呢?

  儿女均有赡养老人的义务

  在道德意思上,子女均应赡养父母;在法律层面上,赡养父母更是子女应该承当的义务。依据我国婚姻法第21条的有关规定,子女均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此处的子女,既包括已婚、未婚的成年亲生子女,也包括养子女和继子女。因而樊胜美和她哥哥需要承担赡养父母的义务,那么樊胜美的嫂子和她男朋友王柏川又该承担什么义务呢?

  我国法律没有规定儿媳、女婿的法定赡养责任,但是依据2015年最新订正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14条的规定,赡养人的配偶应当协助赡养人履行赡养义务,此规定仅实用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也就是说,樊胜美的嫂子应该帮助她丈夫赡养老人,而樊胜美的男朋友王柏川并没有与樊胜美树立“夫妻关联”(领取结婚证),没有法律上的任务,而仅存在道德上的约束。

  遗弃罪可判五年有期徒刑

  拒绝养活老人的子女,常常会受到街坊街坊的责备,但是他们往往不认为然,认为这是家务事,旁人不能责备。这种主意是过错的,谢绝赡养白叟,情节严峻的,可能冲撞刑法第261条的遗弃罪,依法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依据刑法对于遗弃罪的规定,触犯此罪的客观方面表示为对年迈、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应该抚养而拒不抚养,情况恶劣的行为。其中,年老、年幼并没有清楚的年纪界线,患病的品种与程度也没有客观的尺度,都需要以“没有独立生活能力”来赞助界定。樊胜美的父亲已经患有重病瘫痪卧床,显明属于“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范围。

  而应该扶养而拒不扶养的行为,既可以指明确的拒绝扶养,例如不给付赡养费、遗弃老人等,也可以指将他人生命、身体置于危险境地,或者不救助他人生命、身体的行为等,即消极地不履行所负有的抚育义务。

  樊胜美的哥嫂将“不独立生活才能”的老父亲“丢”在王柏川父母家,即可以懂得成某种程度上的“遗弃老人”,也可以理解为将父亲的身材置于危险地步,故而满意刑法遗弃罪“应该扶养而拒不扶养”的要件。

  此种行为是否成破遗弃罪,要害在于是否达到了情况恶劣的水平。遗弃行为必需到达情节恶劣,才形成犯法。依据法律实际中的情况,遗弃行为产生多次或遗弃行为对被害人性命发生了明显的紧急危险,甚至重伤逝世亡的,应该认定为情节恶劣,构成遗弃罪。假如樊胜美哥嫂的行为是屡次发生,或者此次行为导致了重大成果,确切是构成抛弃罪的;即便未达到恶劣程度,其行为也违背了我国婚姻法、老年人权利保障法的规定。

  打骂老人同样可构成犯罪

  剧情中,曲筱绡恫吓樊胜美的大哥说,他的行为还可能触犯虐待罪,曲筱绡的这种说法也是有可能成立的。

  依据刑法第260条的规定,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家庭成员时常以打骂、冻饿、限度自由、侮辱人格等,从肉体和精力长进行残害危害,情节恶劣,构成虐待罪。其中所指的虐待行为不仅限于精神上的,同样也适用于精神上的,例如漫骂、讽刺等。同时,虐待罪的主体对象不仅限于直系亲属,还包含一起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例如父母、祖父母、子女、公婆、儿媳、兄弟姐妹等。

  需要留神的是,虐待罪与遗弃罪均为犯罪情节严重,即虐待行为是长期一贯的。故而曲筱绡所说的樊胜美大哥可能涉嫌虐待罪是有可能成立的。如果在日常生活中,樊胜美哥嫂常常性地用语言凌辱或者讥讽他父亲或者不按时给其喂饭喂药,情节恶劣的,可以认定构成虐待罪,但仅此一次的行难堪以直接认定是否构成虐待罪,虐待以致被害人重伤、死亡的,依法处两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可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

  固然遗弃罪、迫害罪都是刑事案件,但是此类案件能够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而不需要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所以,樊胜美的这番遭受可以依据刑事诉讼法,通过提起诉讼来保护她父亲的权利。樊胜美作为被害人的近支属,有权通过书面或者口头的方法,在法定的起诉时效期限内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出。在自诉状或者告诉笔录中,需要解释被告人犯罪恶为的时光、地点、手腕、情节和迫害效果等,同时需要供给可能证实构成稍微刑事案件的证据,在自诉状或者告知笔录中也需要提出详细的诉讼恳求。

  影视剧往往通过人物之间的抵触来增添戏剧性,其中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必定在现实生活中适用。曲筱绡虽是为了“伸张正义”,但她解决问题的方式办法同样涉嫌守法。当遇见此类问题时,还是应该踊跃追求法律的辅助,合情正当地解决好此类抵触。

  当然,无论是子女的供养仍是父母的扶养,不能仅仅依附法律、道德来进行束缚,更要倾泻以蜜意。古语有云:“父之笃,兄弟睦,夫妻跟,家之肥也。”一旦诉诸法律,对簿公堂,相亲相爱的家人成为对峙的两方,法院一纸判决并责难事,然而拿到裁决书的父母子女却还须要独特生涯在一个屋檐下。

  (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

  延长浏览

  “私闯民宅”情节严重也涉罪

  《欢快颂2》中,王柏川父母因遭遇这件荒谬事主意报警,但被王柏川拦下,认为这只是家事,警察不会参与。这种设法是毛病的,我国法律对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行为做出了明白的规定。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是指违反住宅内成员的志愿或无奈律依据进入公民住宅,或进入公民住宅后请求退出而拒不退出的行为。

  公民的住宅不可侵权是受宪法维护的基础权利。依据宪法第39条规定,国民的住宅不受侵占,禁止非法搜查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住宅是公民寓居、生活的地方,存在极高的隐衷性,是公民隐私权、财产权以及其余权利和自在的象征,其与公民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等权利一样主要,都受到法律的掩护。

  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0条的划定,非法侵入别人住宅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扣押,并处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扣留,并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故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并不是王柏川以为的“家事”,而是侵略他人人身权力、财产权利的行动,是被法律所制止的行为。同时,治安管理处分法是公安机关及其国民警察实行治安治理职责的法律根据,一旦王柏川一家报警阐明情形,公安部分应当及时处置。

  情节严峻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刑法第245条规定,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非法”是指未经住宅权利人批准、允许进入他人住宅,以及不顾反对、劝阻强前进入他人住宅。侵入的方式是多样的,可以是公然或者机密的侵入,并不以实行暴力为必要前提。“他人”是绝对本人而言的,即不在该住宅内独自或共同生活。亲戚友人的住宅也是他人的住宅。

  为实施其他犯罪而将侵入住宅作为手段、进入债权人家中讨债、为达到某种目标非法侵入住宅要挟住宅成员等都可能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故而,樊胜美大哥也可能触犯“非法侵入住宅罪”。

编纂: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mochalok.net 版权所有